zarua

#守望 改造计划(寡猎)下

开了好久,终于看到前方有个小镇,有灯光和人类的身影。莉娜想减速,转弯,却突然发现方向盘失灵了,一颗大树就在正前方,她拼命踩刹车,车速丝毫没有减缓,刹车也是坏的。

“不,别这样,听话……”莉娜使劲拍打着方向盘,显然是徒劳。

风猛烈地打在脸上带来刺痛,眼看就要连人带车一起撞上去了,莉娜只能拼死一搏——跳车。在这个速度下跳车是极其危险的,但她别无选择,总好过在逃跑途中撞死自己。

她打开了车门,转过身,收紧下颚,双手握拳护在下颚的地方,闭紧双眼向后纵身一跃——

一只冰冷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。她睁开眼睛,车子撞在在树上后飞了出去摔得面目全非,而自己飞在空中,毫发无损。

莉娜猛地抬头,看见了一双不带任何情感的琥珀色眼眸。

“艾米莉?”

直升机在两人上方嗡嗡的叫,艾米莉一手握着软梯,一手搂着莉娜,回到机舱。

黑爪的那位直升机驾驶员惊讶地看向艾米莉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艾米莉直接上去扭断了他的脖子,将他扔到后面,自己坐到驾驶位上。突然机体猛地倾斜了一下,窗外机器人的炮弹从直升机旁边飞过。

“坐稳了,他们追过来了。”艾米莉用眼角余光观察莉娜,对方显然还没进入状态。

一阵翻天覆地后,艾米莉驾驶着直升机平稳的飞行在英吉利海峡上空,顺便把之前的驾驶员的尸体扔了下去。

莉娜心里有无数的问题,多到不知从何问起,倒是艾米莉先打破了沉寂。

“本以为我们不会再见面了,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蠢,那些车可都是报废的。”

“我打算开去车站……”

“车站?什么车站?”

莉娜挠挠头,“一个叫Sombra的女人和我说那里有停放的汽车,几公里外有个车站……”

艾米莉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,接着咬着牙关低语,“Sombra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莉娜问。艾米莉没说话。

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问题真够多的。”

“我还有更多问题没问清楚呢……对了,我想起来了,之前那个terrorist attack,是你对我开了一枪,之后我就被囚禁在那里了!”

“是又怎样?”

“亏我还救了你!我真是太善良了,就应该让你死在那里的!”

艾米莉面无表情瞟了莉娜一眼,“你也想被我扔到海里吗?”

莉娜语塞了一下,“……到了陆地就放我下去。”

艾米莉舔舔嘴唇,“呵”了一声,“然后身无分文在陌生地方自生自灭?倒是个好主意。”

“对了,你的枪在这里。”艾米莉用眼神示意自己身下。莉娜连忙俯下身去找,伸手摸索了半天没有摸到,又想起这个人的话不能轻信,于是抬起头瞪着艾米莉问她在哪里。

艾米莉低头看着几乎趴在自己身上的表情不爽的莉娜,勾起一抹笑容。

“我记错了,在你那边。”

 

“直接送你回伦敦太显眼了,有Sombra在,不要小看黑爪的情报搜集能力。就这样回去你还会被带回来的。”面对莉娜要回伦敦的要求,艾米莉淡淡的说。

“我们不是去另一个黑爪的基地吧?”

“不是,如果你希望的话。”

“……”

莉娜最不解的是,“你把我抓起来的,为什么还要帮我逃走?”

“没有原因。”

艾米莉没说实话。

在莉娜救了她后,她开枪的动作是不受控制条件反射般完成的。子弹射入的一瞬间,对方清澈透明的大眼睛包含了无数复杂情绪望着她,她无法读懂,但她确确实实感到了一丝很久不曾有过的情感冲击——

你为什么要救我。你想对我说什么。

这些话艾米莉问不出口。

麻醉弹的后效非常大,如果再配上使人精神混乱的药,莉娜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头脑清醒,所以她把科研小组给她的药水倒掉了,换上了普通的水,加入了镇定剂,使莉娜喝下后依旧会沉睡而不被监控发现异常。在莉娜被送到实验室前,她在莉娜房间门外监控死角处把电流干扰装置植入了莉娜的后颈,这样莉娜的头脑不会受到电流破坏。最后,基地的电力系统会遭到入侵……

她还不想看到那双总是充斥着希望的双眼变得像僵尸一样冰冷,这就是原因。这些事情,艾米莉永远也不会告诉莉娜。

 

直升机降落在法国港口一处楼顶。

“从这里坐船回去。”

走下飞机,艾米莉缠好钩爪,对莉娜说道。她抱住莉娜跳了下去。两人在空中划过一道流畅的弧线,艾米莉一条腿勾住墙上的凸起,稳稳地停在了要停的位置,往怀里的人手中塞了点东西。

“那么,再见了,亲爱的。”

腰间的手臂突然用力,艾米莉美丽的面孔在眼前放大,莉娜瞪大了眼睛,感到唇上传来一种冰凉又柔软的触感。

接着,莉娜被轻轻放到地面上,而艾米莉像一个精灵一样消失在了夜幕中。

莉娜在候船大厅里望向窗外,面对着夜空中艾米莉离去的方向呆呆站了许久。

她还是没搞清楚那些问题的答案,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回到英国。莉娜看向手里的东西——一个金属制的可开合的牌子,上面刻着她看不懂的法语,不过她知道那串法语字母拼写的名字是艾米莉·拉克瓦。还有一张字条,上面写道:五点四十出发到伦敦的xxxx号邮轮。把牌子拿给船长看。记得还我。落款处是一个绛紫色的唇印,散发着淡淡的香味。

 

小番外:第二天艾米莉与Sombra的对话

艾米莉:(面色冰冷的瞪着)

Sombra:(耸肩,笑)只是给故事增加一点调味剂——给你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,你应该感谢我。

艾米莉:也许下次行动里我也应该给你加点调味剂。

Sombra:(拿出艾米莉吊在直升机上抱住跳车的莉娜的照片,凑上前)也许你应该老老实实协助我。

艾米莉:(神色复杂瞪着Sombra,半晌,气急败坏地离开。)

 

#守望 改造计划(寡猎)中

莉娜面前是一片璀璨的花海,微风挟裹着花香轻抚过她的脸颊,她凝视着远处一个带着宽沿帽追逐蝴蝶的小女孩,帽沿上的蝴蝶结随着女孩跑动的身体在风中摇摆。莉娜听到有人在呼喊她的名字,她寻着声源望去,只看到一个年轻女人弯着腰亲昵地和小女孩说些什么,这场景令莉娜有些失神。

谁在叫我?她是谁?我在哪里?

突然间脚下的地面开始晃动,天色迅速暗沉下来,花海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,滔天海浪夹杂着巨大的呼啸声向她席卷而来,一瞬间天崩地裂,海水堵塞了她的口鼻,她在剧烈涌动的波涛中徒劳的挣扎着……

“啊——!”

莉娜猛地从水里抬起头,发现是艾米莉把她的头按在了水里。她抬起腿狠狠冲艾米莉头部踢过去,被轻而易举地握住了脚踝。

“省点力气吧,你睡得像死猪一样。”艾米莉挑眉。

“你给我喝了什么!”莉娜把腿收回,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可能打得过眼前的人。

“只是水而已,加了一点药剂。”

莉娜咬紧了牙瞪着艾米莉,发誓再也不会相信这个女人一句话。

“你们要对我做什么?”

恐惧感蔓延至莉娜的心头,她不知道自己即将面临多么可怕的事情,但她宁愿死也不要变成毫无情感的杀人机器。

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艾米莉调了调耳麦,说道,“第一组准备。”

 

猎空意识放空地躺在实验室的床上,她的大脑目前难以思考任何事情,但是却全程保持清醒的状态。周围仪器延伸出几条大大小小的管子,插入她的身体,太阳穴两侧贴着电极板。

她难以说出那些人对她的身体做了些什么,只记得实验室天花板上的灯亮得刺眼,戴着口罩的人在她身边来回走动并不断交流着,而她的大脑却像当机了一样一句也无法理解。她忘记了什么时候睡着的,再醒来时,已经回到了那个牢房一样的房间。

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充满了力量,这两天来从未这么舒服过。

房间里灯亮着,只有莉娜一个人。她还是回想不起来到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,只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有爆炸的声音,人们无头苍蝇一样疯狂逃窜,大脑里又迎来一阵令人痛苦的轰鸣声,令她难受地按压住脑袋。

再往后……莉娜想起来,在被推进实验室之前,艾米莉对她说你很快就知道了,将她领出门口,然后在迅速她颈部插入了什么东西,说了一句后会有期。接着她的身体就不听使唤了,并陷入了意识放空状态。

莉娜伸手去摸,在后颈被头发盖住的地方摸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,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它取下。她感到无助,愤怒且沮丧地把头埋在了枕头里。

这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。门被打开,两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站在门口,莉娜讽刺地想,敲门又有什么意义,好像她能开门一样。

他们把莉娜带到餐厅,Sombra正惬意地坐在那里。见到莉娜,她从椅子上站起来,面带笑容地打量起来。

“你好,莉娜·奥克斯顿小姐,我叫Sombra。”

莉娜觉得她有点面熟,但是现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她的敌人。

“别紧张,我只想和你吃个饭,交流交流。我猜你这一定累坏了,他们从来不知道怎么好好对待客人。”

“客人?实验品还差不多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企图。”Sombra的话让莉娜感到嘲讽和羞辱,她很想一脚踢到那张从容不迫微笑着的脸上。

“行了,你们可以离开了。”

入座后,Sombra对守在门口的两个人说。莉娜看到两人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,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冲出去,本来大敞着的门却像受到感应一样自动关上了。她回头瞪向Sombra,听见对方漫不经心地对她说,这里的一切都受到控制的,别打歪主意。

莉娜只好坐下。

“我第一次来这里,和你一起用餐也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……联络联络感情,说不定以后会有合作。”

莉娜闻言叫了起来,“谁会和你合作!”

Sombra只是看了她一眼,低下头笑了笑,继续面对自己的食物,边吃边说,“这鬼地方可真够偏僻的,最近的车站都在好几公里外。出去往南走,有一片废墟,停着几辆车,却没人去车站接我过来,这群人一点礼貌都没有,对吧?”

“哈?”莉娜感到莫名其妙。

“不过,伙食还不错,得吃好了才有力气做该做的事情。”

Sombra的话让莉娜摸不到头脑,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大脑已经被药物影响变得迟钝了。回去后莉娜开始策划如何逃脱,还没理出头绪,就又被带出了房间。

科研人员在实验室紧张的准备着,一切都已就绪,就等着实验品就位了。

莉娜看了看走廊的窗外,已经是晚上了,她感觉身体的能量状态良好,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任凭这些人摆布。冷静,寻找机会……

似乎是感受到她强烈的逃跑欲望,突然间整个基地灯光全灭,陷入一片黑暗,只剩下冰冷的月光稀疏地打在地板上。

“怎么回事!”安静的基地变得嘈杂,有人在喊叫,“电力系统瘫痪了!该死!”

就是现在!

莉娜身手利落地趁慌乱之际,踢翻架着她的两个人,闪现到窗边,翻了出去,直奔南方。

那个叫Sombra的女人说过那里有片废墟,停着几辆车,或许可以试试。

身后的脚步声步步紧逼,但是莉娜有信心不被追上。她看到了那里确实有几辆车,车身落满了灰尘,像是被主人遗弃的。万幸的是,车辆发动正常。莉娜驾驶着车全速向前开去,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,只是想离这里越远越好。


#守望 改造计划(寡猎)上

艾米莉一手托腮坐在桌子旁,琥珀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床上刚醒来的一脸迷茫的莉娜。

“你是……啊!”看清楚眼前人是谁,莉娜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,一下子坐起来,但是因为重心不稳又倒了下去。

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不对,这是哪里?”莉娜用虚弱的声音大声质问。她皱起眉头回忆,却怎么也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“这里是黑爪的基地。”艾米莉漫不经心地看着莉娜。她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惧,但毫不在意。

莉娜的心猛地一沉,她清楚艾米莉是如何变成黑爪的一员的,那是通过各种手段的高强度洗脑,彻底摧毁她的精神意志,使她变成了一台——她不想说那个词,但事实就是如此——杀戮机器。

“我的枪呢?”

“我先替你保管着。”

莉娜在心中问自己,我曾经并将永远隶属于谁?我热爱什么?我为什么而战?

守望先锋,和平,保护他人。

很好,我还很清醒,她想。

莉娜的情绪总是很诚实地表现在脸上。艾米莉看着床上的人表情由惊诧变为惊恐,经过一番思索后又变得缓和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艾米莉收敛了笑容。“别太用力,你很快会耗尽精力的。”

说着,艾米莉起身递给莉娜一个纸杯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莉娜问。

“你现在一定很渴,喝了它继续休息。”

两人相对无言地沉默对望了一会。莉娜防备地看着艾米莉,艾米莉则保持着伸手递杯子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站着。

“放心,没下毒。”半晌,艾米莉自己喝了一口,示意莉娜。

于是莉娜接过了杯子,一饮而尽,她确实渴坏了。艾米莉拿回纸杯,攥在手心里狠狠捏成一团。

房间是完全封闭的,唯一的光源就是天花板上的电灯,整个房间泛着昏暗黏腻的气氛,像牢房一样。莉娜从一醒来就感觉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气,头脑昏沉难以集中精力思考,好像有无数根针在脑袋里搅拌,一思索就伴随着一阵刺痛感。

该死,我得离开这里。莉娜艰难的从床上下来,试图站起身。

艾米莉看了一眼脚步虚浮的莉娜,“你哪也去不了,在这里待着。”说完转身离开房间。

随着大门的关闭,灯也随之熄灭,莉娜的世界陷入黑暗和沉寂。她扶着墙,艰难地移动到门口,用力拉扯着大门,最终失去力气和意识瘫倒在地上。

 

远处走廊传来莱耶斯的沉重的脚步声,艾米莉停下了脚步,果然很快听到莱耶斯嘶哑的声音,“她情况怎么样?”

“刚醒,现在应该在继续沉睡。”

莱耶斯点点头,嗯了一声,说,那么从明天开始执行。

“那么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死神先生。”艾米莉看向莱耶斯。

“在开始之前,还需要你监视她的状态。Sombra后天到,你可以后天离开。”

艾米莉轻声“哼”了一下,她就知道她还得继续插手这件事。

基因改造加上精神控制,就像当初他们对她做的一样。那种经历到底是什么滋味艾米莉已经记不清了,她也毫不在意,因为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情感。但是这不代表她愿意插手给别人进行改造的事情。

麻烦,不如一枪毙命来的痛快,艾米莉想。

 

时间回到前一天下午。对莉娜进行实验改造的计划早黑爪高层早已在酝酿,只是活捉莉娜的难度相当大,毕竟莉娜训练有素,警觉性高,格斗能力和反应速度都相当出色,黑爪必须一次成功,否则以后行动难度只会更大。

而昨天的英国某中心广场terrorist attack给了黑爪绝佳的机会。黑爪和这次恐/怖/袭/击(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可以发出来)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又有可靠消息表明莉娜近几天居住在那附近,一旦出事,她肯定会出手救助无辜的人民。

趁乱活捉她。任务就这么落到了死神和黑百合的头上。

艾米莉按照计划在附近楼顶,枪口指向熙熙攘攘的人群——还有五分钟,爆炸就要到来了。莱耶斯躲在不知哪个角落里,向她传达莉娜的行踪。透过瞄具可以清晰地看清那里的一切,只不过枪里的子弹换成了特制的麻醉弹——他们要活人。

爆炸如期而至,紧接着是一阵乱七八糟的枪声,伴随着人群惊恐的叫喊,现场一片混乱,莱耶斯对艾米莉说,目标已经出现在现场,就在商场大厅里面。艾米莉所在的位置看不到那里,于是她使用钩爪来到了商场中心对面那栋楼,找到了那个纤细的身影。

艾米莉闭上一只眼睛,屏住呼吸,瞄准,即将开枪的一瞬间,人突然一闪不见了。她皱了皱眉,等待着下一个机会。

防暴人员已经到达现场,正在疏离人群,terrorists还挟持着人质躲在楼里进行屠杀,原先繁华的场面已经变为混乱的废墟,艾米莉只觉得莉娜拼命去救这群只知道喊救命的人,毫无意义。真是个愚蠢的女孩。

“现在呢?”艾米莉问道。

“现在她在四楼连廊那里,等等……”和莱耶斯的通话被切断了,很快又听到了耳麦里传来对方焦灼的声音,“你在哪里……该死,快离开那里!快!”

“什么?”没等到回答,伴随着轰鸣声,艾米莉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,墙体摇摇欲坠,而第二波爆炸已经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了。艾米莉看到火光飞速蔓延过来,眼前一片空白,大脑嗡嗡作响,瞳孔缩小成一点——

千钧一发之际,艾米莉感觉自己被人抱住冲了出去,眼前的光景都一闪而过,背部传来撞击地面和玻璃碴刺入肉里的痛感。艾米莉看到楼体在不远处崩塌扬起无数尘屑,她要寻找的莉娜正紧紧抱着她,压在她的身上,大口喘着气。

莉娜救了她。

两人视线交合了不到半秒的时间,莉娜似乎想说点什么,而艾米莉没有给她机会,麻醉弹立刻打入了她的身体。腰上子弹穿入的痛感只停留了一瞬,莉娜瞪大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泽,倒在艾米莉怀里。

耳麦里莱耶斯焦急地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黑百合,艾米莉长出一口气,对他说,行动成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改了好几遍,插入各种符号,发现不用英文怎么着都是敏感词汇(′▽`〃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