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arua

#守望 改造计划(寡猎)上

艾米莉一手托腮坐在桌子旁,琥珀色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床上刚醒来的一脸迷茫的莉娜。

“你是……啊!”看清楚眼前人是谁,莉娜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,一下子坐起来,但是因为重心不稳又倒了下去。

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不对,这是哪里?”莉娜用虚弱的声音大声质问。她皱起眉头回忆,却怎么也想不起之前发生了什么。

“这里是黑爪的基地。”艾米莉漫不经心地看着莉娜。她感受到了对方的恐惧,但毫不在意。

莉娜的心猛地一沉,她清楚艾米莉是如何变成黑爪的一员的,那是通过各种手段的高强度洗脑,彻底摧毁她的精神意志,使她变成了一台——她不想说那个词,但事实就是如此——杀戮机器。

“我的枪呢?”

“我先替你保管着。”

莉娜在心中问自己,我曾经并将永远隶属于谁?我热爱什么?我为什么而战?

守望先锋,和平,保护他人。

很好,我还很清醒,她想。

莉娜的情绪总是很诚实地表现在脸上。艾米莉看着床上的人表情由惊诧变为惊恐,经过一番思索后又变得缓和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艾米莉收敛了笑容。“别太用力,你很快会耗尽精力的。”

说着,艾米莉起身递给莉娜一个纸杯。

“什么意思?”莉娜问。

“你现在一定很渴,喝了它继续休息。”

两人相对无言地沉默对望了一会。莉娜防备地看着艾米莉,艾米莉则保持着伸手递杯子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站着。

“放心,没下毒。”半晌,艾米莉自己喝了一口,示意莉娜。

于是莉娜接过了杯子,一饮而尽,她确实渴坏了。艾米莉拿回纸杯,攥在手心里狠狠捏成一团。

房间是完全封闭的,唯一的光源就是天花板上的电灯,整个房间泛着昏暗黏腻的气氛,像牢房一样。莉娜从一醒来就感觉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力气,头脑昏沉难以集中精力思考,好像有无数根针在脑袋里搅拌,一思索就伴随着一阵刺痛感。

该死,我得离开这里。莉娜艰难的从床上下来,试图站起身。

艾米莉看了一眼脚步虚浮的莉娜,“你哪也去不了,在这里待着。”说完转身离开房间。

随着大门的关闭,灯也随之熄灭,莉娜的世界陷入黑暗和沉寂。她扶着墙,艰难地移动到门口,用力拉扯着大门,最终失去力气和意识瘫倒在地上。

 

远处走廊传来莱耶斯的沉重的脚步声,艾米莉停下了脚步,果然很快听到莱耶斯嘶哑的声音,“她情况怎么样?”

“刚醒,现在应该在继续沉睡。”

莱耶斯点点头,嗯了一声,说,那么从明天开始执行。

“那么,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死神先生。”艾米莉看向莱耶斯。

“在开始之前,还需要你监视她的状态。Sombra后天到,你可以后天离开。”

艾米莉轻声“哼”了一下,她就知道她还得继续插手这件事。

基因改造加上精神控制,就像当初他们对她做的一样。那种经历到底是什么滋味艾米莉已经记不清了,她也毫不在意,因为她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情感。但是这不代表她愿意插手给别人进行改造的事情。

麻烦,不如一枪毙命来的痛快,艾米莉想。

 

时间回到前一天下午。对莉娜进行实验改造的计划早黑爪高层早已在酝酿,只是活捉莉娜的难度相当大,毕竟莉娜训练有素,警觉性高,格斗能力和反应速度都相当出色,黑爪必须一次成功,否则以后行动难度只会更大。

而昨天的英国某中心广场terrorist attack给了黑爪绝佳的机会。黑爪和这次恐/怖/袭/击(不知道为什么这里可以发出来)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又有可靠消息表明莉娜近几天居住在那附近,一旦出事,她肯定会出手救助无辜的人民。

趁乱活捉她。任务就这么落到了死神和黑百合的头上。

艾米莉按照计划在附近楼顶,枪口指向熙熙攘攘的人群——还有五分钟,爆炸就要到来了。莱耶斯躲在不知哪个角落里,向她传达莉娜的行踪。透过瞄具可以清晰地看清那里的一切,只不过枪里的子弹换成了特制的麻醉弹——他们要活人。

爆炸如期而至,紧接着是一阵乱七八糟的枪声,伴随着人群惊恐的叫喊,现场一片混乱,莱耶斯对艾米莉说,目标已经出现在现场,就在商场大厅里面。艾米莉所在的位置看不到那里,于是她使用钩爪来到了商场中心对面那栋楼,找到了那个纤细的身影。

艾米莉闭上一只眼睛,屏住呼吸,瞄准,即将开枪的一瞬间,人突然一闪不见了。她皱了皱眉,等待着下一个机会。

防暴人员已经到达现场,正在疏离人群,terrorists还挟持着人质躲在楼里进行屠杀,原先繁华的场面已经变为混乱的废墟,艾米莉只觉得莉娜拼命去救这群只知道喊救命的人,毫无意义。真是个愚蠢的女孩。

“现在呢?”艾米莉问道。

“现在她在四楼连廊那里,等等……”和莱耶斯的通话被切断了,很快又听到了耳麦里传来对方焦灼的声音,“你在哪里……该死,快离开那里!快!”

“什么?”没等到回答,伴随着轰鸣声,艾米莉脚下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,墙体摇摇欲坠,而第二波爆炸已经不给她任何逃离的机会了。艾米莉看到火光飞速蔓延过来,眼前一片空白,大脑嗡嗡作响,瞳孔缩小成一点——

千钧一发之际,艾米莉感觉自己被人抱住冲了出去,眼前的光景都一闪而过,背部传来撞击地面和玻璃碴刺入肉里的痛感。艾米莉看到楼体在不远处崩塌扬起无数尘屑,她要寻找的莉娜正紧紧抱着她,压在她的身上,大口喘着气。

莉娜救了她。

两人视线交合了不到半秒的时间,莉娜似乎想说点什么,而艾米莉没有给她机会,麻醉弹立刻打入了她的身体。腰上子弹穿入的痛感只停留了一瞬,莉娜瞪大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泽,倒在艾米莉怀里。

耳麦里莱耶斯焦急地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黑百合,艾米莉长出一口气,对他说,行动成功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改了好几遍,插入各种符号,发现不用英文怎么着都是敏感词汇(′▽`〃)

评论

热度(43)